除忧来乐

;-)

反正你们都认为花在我身上的都是冤枉钱。


嘿嘿嘿

可能严重了

要到重症了


真的,好想死。

死了就解脱了吧。

都认为我病好了,所以肆意的伤害我。

实际上,抑郁症不可能完全康复。

我很自私。

对不起。


关于抑郁症和人品一些不得不说的事。

蛇姬.:

想写这篇东西源于在网上看到的某绘手“太太”的事。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但听说她拖稿吸色骗人,然后似乎说了自己有抑郁症和其他好几种神经官能症。接着网上就有一个人拿着该绘手自己说的自己的病去问网上的医生这种情况存不存在,医生说不存在,她就发出去很嘲讽地哈哈哈。
关于这种事,因为实在见得太多,也免不了有我自己的想法。先说一句,我没有为任何人开脱。上文说的哈哈哈网友也好“太太”绘手也好,我都不认识,而且我是文手不在绘圈,所以对事不对人。谢谢。
我想说,抑郁症跟人品,真的没关系。
现在网上是不是已经成了这样的一种趋势:一个人犯了事,然后不管他之前有没有说过自己抑郁症,只要他在犯事之后自己说自己有抑郁或者其他神经官能症或者被人扒出来以前说过,都会被当成“假抑郁”“装可怜”和“推卸责任”?
首先,先不论该事中心的这个绘手本人是否有抑郁症,网友拿她的病症去询问网上的医生本身做法是否有欠妥当?为什么我们有抑郁症的人对似乎有抑郁倾向的朋友的建议都是不要信网上的量表,自己去医院诊断?为什么有百度让你从眉毛以下截肢的说法?网上的东西要是这么可信,那每个人就不用去医院了。挂号费和药费也不止网上咨询的5块吧?再说精神病例这种事哪怕教授级别的医生都不会敢肯定自己能保证多种神经官能症不会叠加到一个人身上,因为这是因人而异的。24个比利王之前没有那么多重人格,医生就敢断言多重人格的个数绝不会超过多少多少个了吗?如果精神疾病和并发症真的那么好诊断,只听个名字就确定绝对不会有,哪还有那么多世界典型的精神病例记叙文献?如果你真的想确定这些会不会并发,请你查资料并在线下咨询相关人士。我不是在为任何人开脱,网络这种东西哪怕你不想,你的言论都会流传到别人眼里。该网友做出的言论是否有错误的导向作用?万一有真的病人被误导而不敢就医,谁替他们负责?
其次,抑郁症到底能不能作为开脱的理由。
……我这么说吧。比如夸张点说,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杀了人,他是不是可以不用坐牢?
答案是否定的;-)。法律规定,界定精神病患者要不要判刑的标准,即是界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需要走很严格的一套手续。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已经完全属于那种神志不清无法沟通的对象了。而且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杀了人就可以逍遥法外吗?并不。他们会被送进精神病院锁在床上。而且在精神疾病恢复后,还是会去坐牢;-)。所以说些什么“太太有抑郁症你们别刺激她了”的粉丝们,你们是不是已经觉得你们维护的人的精神疾病已经达到让他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程度?如果是,为了他好请让他进精神病院。如果不是,他就是一个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就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抑郁症?精神病?不是你吸色拖稿抄袭描图偷梗……的借口。
第三,精神病跟人品好坏有无直接关系。
我直接说我的经历吧。本人有重度抑郁症,曾于广东省广州惠爱脑科医院【即广东人常说的芳村】住院。在住院期间,我自己的体会就是:真正严重到需要住院治疗的精神病【我当时没有分病区,抑郁躁狂精神分裂那些直接关一起】人们,其实很难界定好人坏人。
我把我的感受跟我的医生说过,医生也肯定了我的话。严重的精神病人往往特别爱“钻牛角尖”,固执,单纯。说的夸张一点,正因为他们太爱钻牛角尖才病得那么重。他们本身的性格与因为疾病导致的行为是完全两个方面。
举个例子:有个很和善的阿姨告诉我,她之所以被送进精神病院,是因为她无意识地拿刀割了手腕。这是她的行为。这个阿姨人很好,我说饿了就把自己的夜宵给我吃,有老公有小孩她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割腕,她完全不想死。这是性格。请问这二者有何直接关系?
顺便讲个小笑话让大家方便理解。
有个很喜欢我的姐姐坚称自己是中了蛊才被送进来的,她没病。【说来好笑,住院部的姐姐阿姨们都坚称自己没病,医院是非法监禁,整天骂医生,还说出去了就告他们233】然后她一直在说,我就开玩笑地随口问她:“你说你中了蛊,那你照x光的时候体内有小虫子吗?”
她说:“我不知道。”然后就离开去做别的事情。
接着旁边那个阿姨就跟我说:“这个妹妹是中了蛊啊。”
我:“她瞎说的别信她人怎么可能真中蛊”
阿姨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不!蛊术是真的!我在cctv【频道就不要说出来了】看到过!”
我:……
如上。真正严重的精神病不会知道自己有病,我是住了院才知道这是真理的。而且他们会反反复复跟你强调:我没病!我没病!!我没病!!!如果你一直说她有病……那就只能打起来了😂【开玩笑,一般他们会走开】
再比如我在那个绘手的诊断里看到了精神分裂一词,就顺便来说下我认识的那个精神分裂极其严重的阿姨吧。有多严重?她在重症监护室,我第一天也在【因为要观察】,但是我第一天晚上就吓到哭着跑到走廊上叫护士姐姐给我换房间。就是被她吓的。
你想象一下:一个面色蜡黄、蓬头垢面、不知道为什么还涂着口红的中年妇女坐在床上破口大骂:“他们都是特务!我请来的保姆也是特务!!你以为啊,我有朋友在【某不能说的机构】工作!他们看到我不见了就会去查!!查我在哪个路口等车,我在哪里不见……【胡言乱语记不得了反正就是她的朋友会调来全国的监控找她】给我去查!!查!!【后面记不得了】”
吓得我嚎啕大哭。
然后房还是不能换。我回重症监护室之后那个阿姨安静了,隔一会儿又说:“我有个朋友,名字记不得了,我们都叫她老宋。……哦,她叫宋庆龄”。
……以上就是严重的精神病人。骗你是小狗。
总结一下,真正严重到任凭疾病主宰自己的行为和言论的人,不会去拖稿吸色抄袭偷梗……什么都不会。能够察觉自己有病并且说出来的人,恭喜你,你还有的救。不论疾病的真假,精神病确实不能为你的人品开脱。因为病到深处的人实质上毫无人品可言,整个人走火入魔,不搞事就不错了。我在精神病院里,认识过很善良博学还跟我用日语讲话的躁狂症大姐姐,也见过明目张胆偷病人东西的护工。精神病人会把饼干让给我吃,也会耍赖让我给她们买饼干。正常人的护工对我很好很温柔【可能是我年龄最小,进去成了团宠233】,却也会偷窥病人写的东西、拿走家属送来的水果。
精神病,永远跟人品无关。我既不希望有神经官能症的患者被过于绝对的网络言论误导而耽误救治,更不希望有人用“精神病”做挡箭牌,伤了更多人的心。
谢谢大家。本文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果然啊,我最好的归宿还是死亡吧,万物皆有意义,唯独我……

生存的意义是什么?

我就不该抱有期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很讨厌吧,我知道,你们背地里都很想让我去死。

呐,如了你们的愿如何?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明明许下了诺言,却又食言了。

果然啊,我就是个傻逼,像我这样的人就该死啊。

就让我解脱了吧,求求你们了,你们对我的爱已经成了束缚,成了囚禁我的监狱,成了囚禁我的牢笼。

光束